主页 > A漂生活 >吴伟才:浮世绘──加德满都 >

吴伟才:浮世绘──加德满都

仔细算一算,加德满都总共去了六回。当然,还想再去的,虽然自己亲近佛教。以前去加德满都时,我还没皈依三宝,因此,加德满都给我的最大震撼,就是宗教与民生紧紧捆结在一起的情怀。


那时的我,对生活如此与宗教捆结在一起,是有所保留的。因为那时还年轻,很多事物还看不明白,尤其是当宗教与现世价值有所差异时,如此全面投入,会否影响个人生活的多元姿彩?

加德满都主要是兴都教徒与佛教徒,而且在这里,兴都教与佛教更有着互相吸纳的宽容点,不过现在想起来,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。我当时所忽略的,是那股对信念的力量,而我相信,这一点,对于任何宗教都是一样重要的,信念的真谛才是一切。

信念的真谛,就是把生命交给自己所坚信的,毫无疑虑。

看着加德满都一大早就起来拜神的人们,那种虔诚,就是交心的情感。心灵的归属,当然并不是在每天经过杜巴广场的神庙仪式上而已,也不是在额上许下祈福而已,因为所有仪式再如何戏剧化,那只是外在的,仪式只是提供一个通往信念及巩固信念举动的渠道。

对加德满都的人民而言,其实生活也就是宗教了,说的话,做的事,想的一切,从生到死,那个价值不会动摇。照这样说,我想宗教也就真正达到了宗教的目的。

兴都教的神衹,其实都是很俗世的,它们各有神功,也都各有缺陷;它们各司其职,也有自己的个性。加德满都街上几乎处处都是神像,神衹穿得也跟人们一般鲜艳,有爱戴花环的,有爱吃糖的,有喜欢洗澡的,有喜欢扮美美的,有喜欢香气的……神与人济济一堂生活,久而久之,人的处事价值就跟神差不多,悲欢离合,荣辱得失。

人的故事与神的故事,也几乎是相同的;命运里没有什幺无法接受的事,一切都是对立的不同角度,有时我们从这里看,有时我们从另处看,一切平常心,就能看得顺眼。

当一些外国人不能想像猴子庙的情境时,其实,我那时已是有点释怀了。一种寄托,一种转移,为什幺不呢?万物皆有其神性,在信念里,人类总会提取最美好的那一点。所以不仅猴子,只要人能够相信其中所包含的神性,那幺万物本身就是神。

谁都数不清加德满都街上有多少神衹,人们跟神衹生活在一起,外国旅客看在眼里觉得拥挤,但当地人们价值观坚定稳固,就算再来一两次地震,震塌的只是庙宇的柱子,震不倒心。

与自己的信念结合为一,那就是最大的力量,现在,我才真正完全明白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